李連杰:樂做「掃地僧」 證得大自在,我學佛的真實意義!

[]本文轉載自太極禪[]

 

繼日前馬雲和李連杰發布了共同出演、集結了史上最強演員陣容的電影《功守道》的巨幅海報,今日李連杰在片中「掃地僧」的形象也被公開。據悉,這部由兩人雙劍合璧、率領諸位大咖的電影是為了他們共同的夢想:「向中國功夫做過貢獻的前輩們致敬,向中國文化致敬,與全世界分享中國文化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而影片中一身「掃地僧」打扮的李連杰在現實生活中,也正是一位實實在在的修行人。不久前,「太極悟道」第一期學員畢業典禮那天,太極禪創始人李連杰先生同太極禪總裁、太極禪學堂院長楊荇農先生進行了兩個多小時的精彩對談,分享了他對電影、公益、修行以及利他主義的思考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當天的講座中,李連杰還一口氣拋出了以下這許多問題:生命是什麼?痛苦是什麼?愛是什麼?到底我們的人生是什麼?這些年每天打坐六小時的李連杰,依照聞、思、修、證的次第,認真地探尋著這些問題的答案。

 

今天,就讓我們跟著這位「掃地僧」到2500年前的那位大智者那裡找找答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關於修行

我為什麼會去修行呢?1997年在我34歲的時候,碰到了亞洲金融風暴,當時我已經淺淺地意識到了有些東西不對了。用太極的觀點看,站在陰看陽,或者站在陽看陰,都只是一個距離感的問題。你看到李連杰,覺得他應該幸福啊,事業成功,家庭和諧,怎麼會不幸福呢?其實,這樣感覺完全來自於距離感。

 

我最近還在跟馬雲聊同樣的問題,就是你看的距離,是站在一個角度,陰去看陽,或陽去看陰。你覺得沒有問題,他太幸福了,他怎麼會有問題?但是你到了同等的位置,陰或陽的時候,看到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

或者用爬山來舉例子,普通人在山底向上看爬到3千米的人,好羨慕啊。只有你到了3千米的時候,才知道原來在這兒會缺氧啊。當然,3千米的人也沒辦法了解5千米6千米的切身感受,認為他應該是很美好。但是當你到了6千米時,你會發現,6千米會高反啊,呼吸困難、頭痛不適,生存空間完全不一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-  緣 起  -

在97年,我碰到了一個最大的問題,就是從小到大我認為努力工作、遵守法律、努力創造財富,有了財富我就可以解決一切的問題。但是當時,我突然發現,雖然我有了財富的積累,可我吃的那個跟我以前吃的一模一樣,我喝的那個也差不多是我小時候喜歡的那個。唯一不同的是,就是我小時候在北京上公共廁所,哥幾個一排,現在我家裡有5個、8個廁所,唯一的區別就是那些。

 

突然感覺,我真的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嗎?我內心裡認為生命是什麼?痛苦是什麼?愛是什麼?到底我們的人生是什麼?我恍然愣住了,原來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啊。所以,假如比喻那個時候是在一個3千米的高度,別人看你是很牛的一個生活狀況,但是我看隔壁的時候,那他比我牛多了。像一個搞投資的朋友,他說一個電話上午買進下午賣出,我賺了8千萬,他錢都沒付,就已賺了8千萬了。這我得摔多少泥、打多少滾啊,斷胳膊斷腿,所以它的等量是不一樣的。再看上邊,那些人更牛了,去年剛收了個公司大約1億吧,最近剛給轉手賣了80個億,他比那個哥們又牛很多了!你再想,我這斷胳膊斷腿的到哪一天才能挨到那個哥們那樣,那麼容易,打個電話就能賺錢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我才34歲,我已經考慮這條路不對了,因為這體力勞動總有打不動的時候。別人看我應該是最開心的狀況,但我看上面應該是最開心,哥們,你都幾十億身家不可能不開心了吧,可是亞洲金融風暴,全部跌了,身家不見了一半,他也煩惱。我再去看百億富翁,那些百億富翁,我跟他們聊天,他們是在8千米的高度吧。他們應該被認為最沒有煩惱的一批人吧,這個一輩子,甚至八輩子也花不完的錢,他們應該是最牛的吧。他們說:「哎,連傑,這錢,大老婆的兒子盯著,二老婆的兒子也盯著,三老婆的兒子也盯著,外邊養著的5個也盯著。每天一聽說我病重,大家就等著分財產。我還喘著氣呢,一點孝心也沒有,都氣得臉紅脖子粗的。」我們認為最沒有煩惱的人,他也有煩惱,我接觸了8千米的人,我知道靠拍電影這個行業根本永遠熬不到他那位置。但即便到了他的位置,他也有痛苦,他也煩惱,其實有很多這樣的案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那時候,我就覺得,這是不是就是我人生要追的那個位置,第一我追不到那個位置,第二我追到那個位置,我是不是也跟他一樣同樣有8千米的生活難度。我看另外一個富翁,他真的是百億富翁,我去他房間里去洗個手,出來被他給叫了:「哎,你過來過來,你剛洗手用肥皂了?」我說用了,他說:「這肥皂用完了,別讓它趴著,沾水了,化得快,用完了得立著,這樣化得慢,節省。」這節約到用肥皂得立起來,為了能用的時間長。所以,每個人都有面對生命的不同境遇和態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以前認為人活著就為了四個字——名、利、權、情,人是為著這四個目標來奮鬥。可現在我覺得不對啊,有點問題了,我肯定得看清楚這生命是什麼。那個時候機緣巧合,我就翻了一下釋迦牟尼的故事。按世俗標準,我覺得他應該更沒問題了。名、利、權、情這四個東西,釋迦牟尼都具備了——他是王子,未來法定繼承人,權力肯定有吧,名更別提了;而且王子么,未來的國王,錢全部是他的,國家都是他的;情更是不需要地下情、一夜情,舉國上下,都送進去,不像今天有些企業家還得藏著掖著。我就想,這個人太牛了,我當時做了個對比,他當時可比李嘉誠牛。李嘉誠有錢有名,但權力只在一個行業里,隱形的權力,可王子卻有生殺大權,有隨心所欲的大權。就比爾蓋茨來說,他也不具備這樣的權力。今天的世界,亞洲頂級富豪、美國全球頂級富豪,都不具備2500年前這個王子的權力。就這樣一位王子,他還痛苦,這事給我挫折太大了!我李連杰就是電影界一個演員,就是賺的錢比別人多點,我痛苦你想不通,那王子痛苦你更想不通啊。他都想不通,我們這時代六七十億人沒幾個能達到這個高度的。就是具備這個四個東西,他還是不高興,他還是痛苦。他痛苦什麼?他說生、老、病、死,我解決不了。所以他放棄所有一切,開始苦修、探索,修行了6年,他解決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-  旅 程  -

我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在研究生死。這幾年花的時間比較多,像今年有兩個月的時間在閉關,在不丹、尼泊爾、四川、美國、泰國,在不同的地方閉關修行。因為在我個人理解方面,我再一次表明是我個人的思維,修行上它有幾個階段性。第一個階段就是信仰,我相信,我求佛,求給我工作,給我孩子上好學,給我身體健康,這是求的階段。求完了之後,就是開始修行的階段。

 

修行的開始就是克制的階段。有時候我特別喜歡把它比喻成教育體制,小學生控制不了自己,咱就規定他不能吸毒,不能玩刀子,不能玩葯,就是說避免一些事情的發生,刻意地把人的行為限制,有些事情是絕對不能碰的,這是第一個階段。我覺得,剋制基本算是修行的小學課程吧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那第二個階段就是中學課程,就是你不用克制,剋制是沒有用的,應該去針對他。頭痛了就吃頭痛葯,腿痛了要治腿,腳痛了要治腳,就是針對性。比如說:我比較貪心,我就用布施去對它;你比較憤怒,那就用慈悲;就是每一個東西對付每一個東西,相對的東西都在中學課程裡頭。有病因就有解決的方法,用解決的方法去相對它,就能改變你對生命的一些了解和看法,變得更加開心一點。

 

第三個階段,我覺得就像大學課程。不要針對它,要更清晰地了解它,就是轉那個煩惱為主題。這件事的因緣是什麼?很簡單的,比如說有人問佛陀:「我最害怕死了,我能不能不死?」佛陀說:「行,我有一個辦法能告訴你不死,但是你答應我一個條件,你到村裡走一圈問問誰家有不死人。如果有,回來我就告訴你怎麼修。」結果這個人問了一圈回來說家家都有人死。佛陀說:「既然這是個現實,就不用教了,那是個必然,必然的那就不用教了。」大學是修如何把煩惱轉成智慧的這個過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再往上,我給它分的就是研究生的課程,轉都不用轉,因為它是空的。「我」都是空的,「我」空了以後,像《心經》里說的無眼、耳、鼻、舌、生、意,連生死都是空的,什麼都沒有。什麼是煩惱什麼是菩提,兩個都不存在,兩個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。因為有了「我」,創造出了一切,這是研究生的課程。

 

研究生再往後,是什麼?說了半天都是理論,都是講故事推理,真正要做什麼?身體的感悟。我們世間有多少人可以做到這個東西?不要再停留在理論上,所有的文字都多餘了,所以做出來就真的要去感受。現在很多心靈雞湯、很多國學在微信上推,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啊,生活就應該這樣,退休就應該這樣。吃點齋,吃點素,這個東西都很美啊。但是一出門,我做不到啊,你惹我孩子,我還是要跟你吵架,任何事物馬上就出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你知道的文字理論和你真正能不能做到,那是研究生之後的課程。我覺得那個是親身的感悟,把所有理論基礎打散后,要面對感悟。我是一點感悟沒有,理論我全懂,沒任何感悟。所以我就努力去按著這個一步一步去修,現在最大樂趣就是每天5-6個小時在禪定、在禪修,在靜中去尋找感受所有超越語言的理論。

 

-  信 念  -

我不會覺得去西藏尼泊爾閉關修行很清苦,這就像我們人生當中的價值觀,看你如何看待生命這件事。如果我們跟這個世界里的大部分普通人來聊說,哥們,你努力吧,前面有10億美金等著你呢。只要你日夜不休,努力修行,那10億你就有機會拿到,你就有足夠的動力。因為你有認知和對那個目標的渴望,就不會覺得辛苦,日夜加班也不會覺得辛苦。反正努力到最後就能達到了,因為你的世界觀和你的目標知道那個是你最想要達到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當你最想達到的那個目標設立了,這個過程你不會覺得辛苦。你不覺得它是一個無效的付出,因為你覺得有一個東西在等待你。那麼,修行也是一樣,如果你升起了一個非常清晰的見地,就是認知,這個是我要追求的一個目標。那在這個過程里,我真的就是七天十天不洗澡,真的就是一個人對著那個山洞。我不覺得苦,我覺得快樂無比,因為我的認知和我要達到的目的是我最渴望的。

 

閉關的時候,人家問我什麼時候能把我從山洞裡搬出來。我開玩笑說:「兄弟對不起,就是旁邊擱著10億我也不出來!」我不覺得那10億對我有效,我更在乎的是那個我渴望要了知的一個東西。所以在這個過程中,當我有這個認知的時候,我一點不覺得它是痛苦。別人就說,你不看手機,你跟這個世界失聯了,你沒問題?我說沒問題啊。太極禪有楊總在,幫我看著呢,其他的有哥幾個幫我看著呢,我怕什麼呢?因為這個世界沒誰都轉呢。為什麼我喜歡這條路?因為我很享受和感悟,這個東西是最重要的,而那個東西我一早就想通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我十幾年前在香港,幫柯林頓基金會籌款的時候,我就講了個笑話。我說:「人呢,在我們相對的世界里啊,要彼此扶持,因為公益么,就是彼此扶持,彼此感恩,對吧?當我出生的時候,光著身子來,得有一朋友一剪刀剪開臍帶,你才有獨立的生命,獨立的呼吸。你是在別人的幫助下,開始有了第一口呼吸,所以要懂得感恩。而且記住,你是光著身子來的。在你成長的一生道路上,一定多多少少,除了父母,有人幫你,不管是老師、兄弟、姐妹、鄰居、同事,夥伴都在幫你。當你最後一天走的時候,什麼也帶不走,最後還得有一哥們幫你一摁,把你燒了,沒有那哥們摁,你就臭了。其實人的一生都是在彼此扶持中長大,所以提早跟那個哥們說謝謝,說沒你的話我也走不了。其它的,名利權情啊所有東西,都不是你的,但是我們活著有保管權、有管理權。在你還有生命呼吸的時候,可以管理,完了以後呢,你願意你就交給兒女,不願意就交給慈善機構。或者你願不願意,還沒來得及想好,你就走了,大家自由分配,就那麼幾個願意不願意。你以為是你的,其實真想透了,真不是你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但是大家在爭的是什麼呢?不是擁有權,而是管理權,是各種物質的管理。這個權力是有的,但是其實本質上根本不屬於你。所以我覺得,不屬於我的東西,我急什麼?最屬於我的那個,當然是我渴望去解決掉的那個生死的問題。大家都說30年後,可能一兩百歲是輕輕鬆鬆的,但那只是在維護和升級硬體,比如用幹細胞啊、靠機器啊。而我更喜歡把那個軟體升級。所以對我來講,修行的過程真的不是痛苦,我很自在,我很努力在尋找。

特別提示:下文來自整理自網路

李連杰:我學佛的真實意義

 

李連杰在走一條什麼樣的路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按:很多人對李連杰學佛頗為好奇,好奇他為什麼會選擇一條學佛修行的路。網路上有很多對他的評價,褒貶不一。對於李連杰遍訪海內外佛教高僧,也是眾說紛紜。佛教是一個世界性的宗教,對於個人來說,選擇佛教就是選擇一種信仰,信仰與一切外在的物質、國籍、政治觀點等都沒有關係,只與自己的心有關。李連杰是國際巨星,也是著名的慈善家和社會活動家。在很多災難的現場,我們看到他和普通義工一樣,揮汗如雨搬運物資,作為一個大牌明星,要想做到這一點,也是不容易的事情。有人說,李連杰走上了一條「不歸路」,從佛教的觀點看,這是對的。歸,就意味著輪迴,就意味著痛苦。不歸,就意味著解脫。我衷心希望李連杰師兄在這條「不歸路」上堅定的走下去,早日證悟菩提。以下摘錄一些李連杰與佛教那些不得不說的故事,讓我們看看李連杰師兄的心路歷程......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《學佛是對生命的了解》

李連杰自述

 

  1997年的時候,我34歲,因為我一路以來對宗教都有一些親切感,但是什麼原因自己找不出來。那麼到那個時候我在考慮,突然之間自己對生命,對物質方面都有一定基本的保障了,可以不為這些一日三餐急於工作去發愁,你會看到生命說,周圍很多人有幾十億的身家,或者甚至於上百億的身家,他們都在那裡痛苦和著急,那他們在著急什麼呢?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我也看到身邊有一些朋友為幾千塊錢在著急,幾萬、幾十萬、幾十億、幾百億,不同的人同樣在著急,那大家都在著急什麼?那我就去思考生命。那我發現人們都希望,第一個人類一開始的是什麼?是有一個『情』。就是說,我們想開心,所有的人類都要開心。第二個我們沒有安全感,我們要開心沒有安全感。

 

  人在一個小孩子時開始的就是情,他來了沒有安全感,他就哭。一哭他父母就來抱他,他覺得原來哭是有用的,原來叫爸爸媽媽就有人來保護我,就是原來情是這麼產生的。可是到了我們三、四歲,四五歲的時候,以前還到了七八歲,現在的年齡可能到了三四歲,就開始,情完了就是名了。

 

  你要上出名的幼兒園,你要考第一名,你要什麼都要第一名,所以小孩子也是,彈鋼琴要第一名,這個小提琴要第一名,所有東西都是名,原來心目中被大人灌輸的名是如此之重要了。而這個名的重要,一直跟著你到你的成長。重點中學、重點大學,大公司、有名的職務、有名的東西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到了一定年齡,我們走向社會了,有了名還不夠了,因為有了名沒有利。名完了最實惠的就是利,就希望有點實惠,那就追求利。那追求利了以後,他發現還不夠,原來要有權。但是如果我們一直渴望這種增長,用外在的力量去保證我們內心的快樂的話,可能增長到最後人生結束,你仍然不覺得最有名、最有權、最有利。所以那時候我就思考,誰有這種答案呢?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我就發現2500年前有一位人,有一位王子他具備了我們人類中心目最理想的狀況,四樣東西。他有權力,他是王子,未來的國王,一定有權力,對吧,國家的財富都是他的,利也有,名就不用說了,國王、王子,這個名就更不用說了,情這個情也不用說了,不光自己有,可能要多少個都可以。什麼都可以滿足,那麼這個在今天的社會裡,應當是人類最滿意的狀況吧,那他還是痛苦,為什麼痛苦,原來生老病死他解決不了。他解決不了好多東西,所以他離開了,放棄了。在我們認為名、利、權、色可以給保證的我們幸福、快樂、安全,他卻離開了,他苦行了六年,找到了一個真正快樂的方法。而且這個真正快樂的方法,在2000多年人類歷史上,影響了很多的人。而這些人里不一定是我們大家,簡單理解的說都不是迷信者,因為這裡頭有文學家、思想家、科學家。包括今天很多物理學家,化學家。在西方我接觸很多一起打坐的人,有醫生、有物理的、化學的這些人,他們不可能都迷信,他們一定在尋找著一個東西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1997年我開始追隨這樣的方法,我越追隨越發現,是可以從中找到很多從不同的角度看生命,所以就一路走一路走。其實到了2004年我已經很快樂了,我已經見了很多的老師,不同的教誨,不同的比如小乘、大乘、密乘,很多的老師,我已經很快樂了。」

 

  2004年,我遇見海嘯,後來我去西藏,一年當中有三次接近死亡,就是在死亡當中擦身而過。那我覺得不要再等了,因為無常的事情,就說明沒有不可能的事情。 」

  雖然我會武功,雖然我力量很大,但是在大自然當中要結束,就呼吸。一個生命,不再有這個吸的這個動作,生命就結束。所以我經歷的這些以後,我覺得沒有什麼再有恐懼了。就是我就要做,想一些方法回饋社會,分享這種經驗。我不想教你任何東西,我沒有權力教什麼。就像我武術從來不教,生命我也不教,因為我不懂,不是一個好的老師,但是我願意跟大家分享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李連杰答《北京晚報》記者問

 

2012年10月17日北京晚報報道:銀幕上他是武林高手,生活中他是虔誠的佛教徒。李連杰曾經擲地有聲:愛家的男人是英雄。他也曾經為了陪懷孕的妻子而推掉了《卧虎藏龍》的演出機會。近日,李連杰來北京,開始了他以愛為主題的大學演講。在演講之餘,記者就人生、事業、家庭、信仰、災難等話題專訪了李連杰:

 

記者:家庭和事業發生衝突時,你是否總會傾向於家庭?家庭對於你的生命到底有怎樣的意義呢?

 

李連杰:我傾向於愛。愛有很多種,有佔有、控制。包括愛情,在我的生活中來講,我覺得愛是付出,真的,我付出,我的太太也付出。所以愛並不是擁有,愛是付出,你不斷的去考慮對方的感受,對方也考慮你的感受,我想這個愛情就會比較牢固、比較長久。當然了,一開始愛是靠兩性的吸引,後來延續下去幾十年,到你死亡的時候,我想更多的是彼此的付出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記者:從你男性的眼光來看,你覺得一個好男人的標準是什麼?

 

李連杰:很多女性說,李連杰真是一個好老公,他把他擁有的一切財產都給了太太。很多的男人也會說,這個人怎麼這麼做呢?我們把一輩子的錢都給了女人不是麻煩了?不一定,我覺得最主要的是真誠,把愛付出去,不要去理會後面的事情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記者:付出愛是你人生最大的追求嗎?

 

李連杰:我可以堅定的說,是。我是出於一個父親,或者一個走過來的奇奇怪怪的人,見過很多皇后、總統,見過很多有錢有勢的人,見過黑社會、死裡逃生等坎坷的幾十年的人生經驗,到今天才說,我願意,在我四十歲以後把愛回饋於社會。

 

記者:談談你人生成長中,心靈上的變化?

 

李連杰:我從11歲開始,不完全相信大人講的話。16歲,我覺得大人說的既然不全對,我就自己選擇自己的人生,電影就改變了我的人生,從17歲開始拍《少林寺》,八十年代整體來講,是自我中心、自我膨脹、自我痛苦的一個很長的階段,為自己的名、利、物質奮鬥的過程,到了90年代以後,我開始思考。武術學一直就告訴我有陰和陽兩方面的東西,站在陰和陽兩個不同的角度看同一個問題的時候,答案是不一樣的。我也從這個角度里開始了解生活、了解生命,以至於我後來在香港的發展,去美國工作了幾年,後來去歐洲工作了幾年,一直到現在,已經改變了我人生的一個基本觀點,我不習慣站在某一個角度來看問題,而是從事物的兩方面著眼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記者:你的人生觀如此堅定,認識如此清醒,心靈上還會有撫不平的起伏嗎?

 

李連杰:其實1997年的時候我想退休,因為我發現,物質不能滿足我心靈上的要求。我要去尋找生命的意義到底是什麼。真的,我覺得物質,在某一個階段是相當重要,但是跨過那個階段以後,就是本質不變、量在變了。錢和物質並不能使每一個人開心,但是慾望又是無止境的,如果真指望發財的話,我們每一個都是李嘉誠,但是往前一看,還有一個比爾·蓋茨,更有錢,怎麼樣比比爾·蓋茨更有錢?物質不能解決心靈的痛苦。所以我開始變成了一個佛教徒,重新來看宇宙,看生命,看物質結構是什麼,心靈結構是什麼,從這當中找到很多快樂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記者:信仰佛教,給了你人生怎樣的定力和改變?

 

李連杰:我覺得人類共同的追求目標就是幸福、快樂。人是生活在人群里,人群里就需要關心、愛和付出。我作為一個動作演員,在最近幾年我經常在強調,其實我很重要的一部分是針對美國的觀眾「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惟一辦法」,我不停的希望我的作品里能帶動這種思想。其實《霍元甲》有一個蠻重要的信息就是告訴大家「武力可能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,但一定不是惟一的方法,暴力能夠征服別人的肉體,但永遠征服不了別人的心,只有愛。」真的,只有愛的力量,才可以征服整個人類的心靈。

 

記者:在那場海嘯的災難當中,你曾經與死亡擦肩而過,回過頭再想,你怎樣看待死亡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李連杰:去年一年我面對三次死亡,海嘯,去了一趟西藏。在海拔4200米的時候去禪修,5天以後沒有了氧氣,很嚴重的高山反應,真的面對了死亡,氧氣不夠,自己呼吸不了;再一次面對死亡的挑戰,恰巧的是,在去西藏之前我和朋友去了海南島,過了一次帝王式的生活,每天幾十道菜,有廚師。然後我去了西藏,沒有水,沒有廚師,速食麵也煮不熟,自己也不大懂,男女睡一個圈圈裡,我和太太及幾個朋友,一方面是物質,一方面是心靈。我經常開玩笑說,兩頭跑,上下左右周圍晃。很好的體驗,因為經歷死亡,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死亡,但是我真心和太太商量過,在我們的子女當中一定有一個是紅十字會的志願者。走過海嘯之後,才有時間去想,名是什麼?利是什麼?真的要做什麼,我到底需要什麼?生命很短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,所以,好好利用,好好珍惜每一天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記者:我們看到的都是你在銀幕上拳打腳踢的形象,生活中你是什麼樣的性格?

 

李連杰:我其實有一點點自閉,真的,這個自閉在於你的生活環境,因為太早出名了,出名以後,就很保護自己,生怕說錯了。我不希望跟人接觸,喜歡自己獨自看書,喜歡跟好朋友在一起。直到最近幾年,因為佛教的關係,給我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社會,再也不是為自己做事,四十歲前為家庭,接下來就是回饋社會。

 

二、李連杰成為好萊塢另一位佛教徒明星

 

據美國有關報導說,功夫明星李連杰在「英雄」殺青之後,立即風塵僕僕趕到洛杉磯投入華納新片「龍潭虎穴」的拍攝,但不論是拍張藝謀式的古代武俠片,還是好萊塢的警匪動作片,李連杰隨時以佛教為念,儼然是繼李察基爾之外,好萊塢另一位佛教徒明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華納電影公司鑒於李連杰在亞洲有廣大影迷,特地安排為李連杰在紐約接受台灣中國時報專訪,以下為專訪內容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問:從張藝謀的「英雄」到喬西佛的「龍潭虎穴」,這是兩個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製作和演員班底,這樣的轉換對你可有衝撞出新的火花?

 

答:我是個佛教徒,不想過去,也不想未來,只活在當下,拍完「英雄」之後,我就不再去回頭看了。而拍「龍潭虎穴」這部片,換了工作環境和演員,對我來說都是一樣,人生本來就是無常嘛!

 

問:現在電影界流行運用高科技,將許多高難度的表演動作以計算機合成,造就許多根本不懂武打的動作派明星,對你這樣有真實功夫的人是否很不公平?

 

答:我覺得挺好,計算機特技為更多人創造工作機會,這是好事,誰曉得我演電影能演到什麼時候,也許我等一下就被車撞死了,有誰知道明天會怎麼樣?沒有人可以控制人生、事業,因為一切都是無常,所以我只做好當前的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問:美國媒體很喜歡把你和成龍來做比較,你是否感覺到有競爭的壓力?

 

答:一點都沒有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機緣,我只做好自己的事,美國媒體怎麼講,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受影響。

 

問:相較於其它華裔演員如成龍、周潤發積極進軍國際影壇,你近年來潛修佛教,這樣對你在演藝界發展是否有扞格的地方?

 

答:演藝圈是個大染缸,佛法講的是出世法,但卻能指導世間法,我在大染缸里做自己該做的事,這就是在修行,拍電影和修行佛法是能互相配合的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問:你來自大陸的形象十分鮮明,這次在「龍潭虎穴」中你飾演來自台灣的調查員,有何特別的感覺?

 

答:我以一個外國人身份在好萊塢發展,所能演出的角色有限,過去演過大陸人、香港人,怎麼樣最後還是會演到台灣人,這一切都是為工作。

 

問:你的妻子利智曾說過,下輩子還要當你的妻子,你是如何看待婚姻關係?

 

答:佛家講因緣,人生每各階段都有因緣,利智和我一起修佛,相信輪迴,雖然我經常到外地拍片,但她總是一路帶著小孩陪伴著我,我明天就要去巴黎拍片,她也會跟著去。至於我們以後還要不要再生個小孩,一切等緣分,如果有小孩來投胎,我們一定會留住,絕對不殺生的。

 

了不起!李連杰已經完成了破瓦法和五加行的實修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世界上有很多明星,特別是華裔,其中有不少是學佛的,有的緣分與虔誠還超過我們一般的居士,而其中最讓我敬佩的就是李連杰,因為實修的他已經修完了五加行!這與普通的信佛明星相比,已經是非常難得之事了!

 

  李連杰有不少上師,可能跟寧瑪傳承也頗具因緣,剛才見到微信中有人發李連杰師兄的近照,但他並非是出席什麼活動或演出,而是非常罕見的在藏地清修與閉關照!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李連杰出生於1963年,現在已經年屆51歲,從照片中依稀可以見到他也有了白髮!與其說李連杰具有傳奇的一生,還不如說他是我們居士修行的楷模,擁有名利的他是真正生起了出離心。

 

  附錄一:李連杰已修完五加行

 

  對於我這個年紀的人,可能對李連杰會稍微地關注一些,1982年他的成名作《少林寺》對我們的孩提時代確實影響深遠。不過後來李連杰學佛了,並從電影明星成為了一位虔誠的實修者,因個人的業緣,修的還是藏傳佛教。李連杰也曾在青海囊謙縣的巴麥寺進行過閉關,修過「破瓦法」,過著艱苦的修行生活,這讓我十分敬佩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而在上面的報道中,就提到了李連杰已經修完五加行,對於此點就連亞青寺的新任法主阿松活佛都有些驚訝。李連杰還向阿松活佛求了大圓滿的竅訣,得到了大圓滿之法乳,相信這是金錢換不來的,真是一位大福報的明星!

 

  同時相信,這也是我們這個時代一位具有正能量,真正對社會有正面影響的明星,我真心隨喜李連杰已修完五加行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附錄二:李連杰見阿秋法王時曾親見佛菩薩

 

  李連杰與佛有緣,他很理智虔誠對待自己的信仰,修行鍛性,靜意思明。學的是藏傳佛學密宗,法號"成就金剛"。

 

  有一年過年前後,從上海開車和弟弟、愛人一起去亞青寺,拜見了阿秋法王,阿秋法王面容平靜地說,看到佛像了嗎,李連杰的愛人、弟弟均四處張望,說哪裡有呀,這時,李連杰忽然看到阿秋法王的身上示現出多種佛菩薩,非常激動地說「看到了!」,李連杰本來說不走了,就留在寺院,但後來身體不適應,出現很大的高原反應,所以才讓他弟弟、愛人拉走了。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阿秋喇嘛經常讓有緣人看他身上顯現的佛菩薩相,有人看到觀音,有人看到彌陀,業障重的人什麼都看不到。

 

  李連杰對宗教虔誠,從他近年來參與的活動中可以見端倪,記者每次與李連杰訪問,他的話題永遠離不開佛法。李連杰自認前幾世一定是和尚,因為他對佛的悟道比別人強,曾經多次他想退出演藝圈,但是在「高山上的世界盃」導演宗薩仁波切的勸導下,他打消這念頭,因為宗薩仁波切告訴他:「你要利用你的身分,來渡化更多的人。」

 

  就因為宗薩仁波切的意見,李連杰這幾年沒拍片時,會與幾位宗教好友一起去朝拜修身,今年他走訪許多宗教國家,因而萌生拍部佛教紀錄片的念頭,所以上次到青海修法時,他帶著一位美國編劇同行,原本這編劇是無神論者,但最後當他看到仁波切與李連杰講話的感人神情,他在一旁忍不住掉下眼淚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李連杰曾多次閉關

 

  自詡看淡生死的李連杰修行的法門叫「破瓦法」,據說此法修鍊到最高境界,可以在死亡來臨時仍然能夠主宰自己的神識。破瓦法非常難練,李連杰多次赴青海閉關,據傳修鍊此法會有損陽壽,但他也義無反顧。

 

  破瓦法是通過修學氣脈和明點觀想來修的,這個對於往生助益也極大。另外,修學破瓦法需要灌頂傳承,這個過程中有歷代上師的加持,這個對於往生也很重要。這都是破瓦法不共的地方。破瓦法的修學,開頂是一個修法成功的標誌,但是並不是破瓦法成就的標誌,能否往生根本上還是與出離心及對凈土的信心有關!

 

  據聖嚴法師透露: 李連杰修「破瓦法」成功

 

  中國人忌諱談論死亡,深信輪迴的大明星李連杰百無禁忌,他接受英國男士時尚雜誌「Arena」雜誌專訪,在該雜誌的專題「是你的葬禮」中大談「死亡」,李連杰透露,他與老婆利智講過,他日「大限臨頭」,要在他曾捐款的西藏廟宇火葬,並希望其中一名佛教師傅能在他的墓碑上題字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  皈依佛教多年的李連杰,由於信佛,深信人生只不過是輪迴過程,傑仔說,「我深信輪迴,所以即使我知道大限將至也不會怕,也不會有任何後悔或遺憾,因為我已經做到好好照顧老婆、家庭並善待別人,絕對沒有任何事放不下。」

 

  李連杰坦承每天都有想過「死亡」這件事,他說,「我最近就到過西藏10天,學習如何去迎接自己的死亡,而佛教相信今生所做的一切會直接影響下世,所以我希望今生盡我所能幫助別人,務求下世可以好過點。」